藝術設計“中國風”——

陳楠:讓傳統的成為時尚的


來源:人民日報 3-16 陳楠

傳統文化“跨界”參與當代藝術設計、融入現代文化潮流的優秀實踐大量湧現,一股新的“中國風”已成設計風尚

真正有生命力的“中國風”設計,一定是植根於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設計

要想讓流動的傳統與生動的當代對接,就得有意識地突破,讓傳統文化元素與不同文化語言進行融合重構

央視牛年春晚上,時裝走秀節目《山水霓裳》在宛若幻境的景緻中展現中國服飾之美,引發關注的同時,也讓“中國風”再次成為熱議話題。不單單是服飾設計,近年來,在動漫、遊戲、建築、廣告、工藝美術等各個設計領域,都不約而同地湧現出對中華傳統文化元素的挖掘和對中華美學精神的演繹。民族傳統與現代時尚碰撞,形成強勁的“中國風”設計潮流,讓中華優秀傳統文化以一種既古老又年輕的形象呈現在大眾面前。

鮮明的文化自信、主動的設計意識和開放的市場視野,成就“中國風”設計新潮流

早在17到18世紀,伴隨東西方之間的貿易往來和文化交流,帶有獨特東方韻味的刺繡、陶瓷等中國工藝品深受西方世界歡迎,其紋樣、色彩、工藝技法等對西方的繪畫、建築、工藝美術設計、服裝服飾設計產生深遠影響,以至於在後來流行的巴洛克藝術、洛可可藝術中都能看到中國藝術風格的影子。

在這之後,“風從東方來”的現象時有發生。中國的民族服裝、動畫電影《大鬧天宮》《哪吒鬧海》等,都曾以鮮明的民族風格和獨具魅力的藝術形式贏得世界目光。成立於1956年的中央工藝美術學院(今清華大學美術學院),建校宗旨就是為了將中國傳統的工藝美術、裝飾藝術融入現代設計,以龐薰琹、張光宇為代表的先行者拿出不少令人耳目一新的作品。改革開放以來,隨着我國設計教育和設計行業的發展,結合本土元素進行商業設計的探索漸漸出現。1992年深圳舉辦中國首屆“平面設計在中國”大展,其中一些代表作品既體現出對國際現代設計潮流的融入熱情,也表現出對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傳承意識。

近年來,隨着我國綜合國力的增強,中華文化的魅力和影響力得到更廣泛的傳播。傳統文化“跨界”參與當代藝術設計、融入現代文化潮流的優秀實踐大量湧現,一股新的“中國風”已成設計風尚。無論是時尚大牌對傳統織錦工藝、祥雲圖案、青綠水墨的嫺熟運用,還是動畫電影《大聖歸來》《哪吒之魔童降世》中融合傳統魅力與年輕活力的視覺風格,抑或是電子遊戲從角色、場景到道具對神話題材的審美挖掘……這股“中國風”既不同於幾百年前在歐洲流行的異國情調,也與近幾十年來對工藝美術現代道路的探索不盡相同。其最大特點表現為鮮明的文化自信和主動的設計意識,是在對中華傳統文化有了更深層的理解和把握之後,立足當代社會生活,結合現代設計理念的創造創新;這股“中國風”也普遍更具市場視野,對時代脈動和受眾需求更敏感,更具融合、跨界的特質,自覺運用新理念、新技術、新工藝體現設計之美。

超越“形”的借鑑,做到“意”的延伸,進入中華傳統文化的精神和思想深處

數千年來,中華文化形成了一條未曾間斷的傳承脈絡。對“中國風”設計來説,這是一個擁有豐富形式、深刻內涵和無窮魅力的中華文化資源寶庫。文獻典籍、神話傳説、民間故事等敍事資源浩如煙海,書法、繪畫、篆刻、雕塑、音樂、戲曲、舞蹈等藝術形式各有千秋,建築園林、染織服裝、器物用品等工藝美術數不勝數……面對如此龐大的資源庫,如何取用,怎樣轉化,以什麼樣的設計方法呈現怎樣的視覺語言,尤其考驗設計師的眼光與功力。

以中國元素為抓手,煥發經典元素的活力。所謂中國元素,是指經過漫長的歷史凝練而形成的、具有典型中華文化內涵的元素,如極有辨識度的漢字、水墨、書法、青花瓷、京劇臉譜等。“中國風”設計一般以中國元素為表現形式,但這種表現不是簡單堆砌與羅列,而是力求地道、考究,還要充分挖掘轉化活化的可能,使其成為設計創新的活躍因子。電影《黃金時代》海報設計中,宋體字的撇捺橫豎點成為人物行走的森林,意指電影的主人公們在文學文化的世界遊走、抉擇、衝撞,漢字的間架美感與文化氣息躍然紙上。2008年北京奧運會會徽“舞動的北京”,設計形式來源於篆刻肖形印,篆刻藝術剛柔並濟的力道、中華文化悠久的歷史、北京開放的姿態、人物奔跑的動感,多重意藴融於一方印中,大氣莊重又充滿活力。這些都是巧用中國元素、將傳統韻味和現代氣息相結合的優秀案例。

以中華美學為基礎,營造深具傳統韻味的意境。一些設計儘管沒有使用明確的中國元素,但因為傳遞出中華文化所特有的意境,依然被稱作“中國風”。中國色就是這種意境的一個重要來源。中華傳統藝術和工藝美術數千年來積澱了極具特色的色彩體系。和西方更注重光線作用下的“明暗”不同,中國傳統色彩通常建立在原始色彩基礎上。硃砂、霽色、秋香、銅綠、藕荷、青蓮,這些傳統顏色尤其體現自然和諧之道,飽滿淋漓與含蓄藴藉並行不悖。宋代青綠山水畫中抽象而悦目的石青、石綠,王希孟《千里江山圖》中古絹的棕黃色與鮮豔的礦物顏料的奇妙相稱,甚至連歲月與時間也是這種色彩印象的參與者——敦煌藝術鮮豔的色彩經過時間雕刻呈現出特別的東方韻味。而今,經過現代設計理念和社會生活的“洗禮”,傳統色彩在設計師手下繼續綻放美感。曾經在敦煌壁畫中大放光彩的顏色被用於手機產品設計,給人一種時光倒流、夢迴敦煌的視覺感受。

以精神思想為旨歸,實現形神兼備的繼承轉化。真正有生命力的“中國風”設計,一定是植根於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設計。傳統中國的哲學與文化中有許多與現代生活和現代設計相契的地方,比如對於天人合一、大道至簡、雅趣天成、自然素樸的追求,強調少即是多、不要過多人為修飾的思想,就與現代工業設計追求簡潔精緻的美學不謀而合。這也意味着對傳統的挖掘運用要超越“形”的借鑑,做到“意”的延伸,進入中華傳統文化的精神和思想深處。設計過程離不開對各種書籍文獻的學習與查證,深入學習和體會中華傳統哲學、美學等文化精髓,追求理論與實踐結合,賦予視覺語言以更厚重的文化內涵和精神意藴。

尋找新語境新入口,讓流動的傳統對接生動的當代

生活是設計的源泉。現代藝術設計與我們的生活緊密相連,只有結合衣食住用行的社會生活,才能拉近設計與受眾的關係。歷史地看,許多民間藝術和民間工藝之所以能流傳至今,基本上都離不開與社會生活的結合。剪紙、皮影、泥人、年畫等表現出來的豐富的裝飾變形、豔麗的色彩、吉祥的寓意以及大俗大雅的審美取向,背後就有深刻的大眾審美需求和心理基礎。“萬字不到頭”“喜相逢”“祥雲吉水”等民間藝術的圖案樣式,也寄寓人們樸素美好的生活願景。民間工藝中廣泛應用的燒製、染織、緙絲、琺琅、彩塑、鑲嵌等傳統技法,更是因為普遍的生活生產需要而延續至今。

這些提醒我們,今天的“中國風”設計不能滿足於新人耳目,還要走近大眾,結合並且融入當代生活,在新的語境中實現設計功用、激發文化魅力。故宮文創之所以能成為國內文創設計的“網紅”,正是由於其既呈現文物之美,亦呈現文物之趣,表現文創的歷史文化意義,也挖掘文創的日常實用價值,真正把設計落到了生活裏。即使是甲骨文這樣古老的文化符號,通過創意設計,也能激發出活化傳播的諸多可能性。近年出現的甲骨文設計字庫、甲骨文表情包以及大量有趣的文創產品、交互設計,充分結合現代設計語言和媒體技術,調動起年輕人對古老文字及其文化內涵的運用熱情。

尋找新語境、新入口因而尤為重要。傳統不是一成不變的,相反,它隨着時代變化發展不斷形成新的內涵與形式。要想讓流動的傳統與生動的當代對接,就得有意識地突破,讓傳統文化元素與不同文化語言融合重構。草書與塗鴉混搭、水墨與遊戲海報結合、文物國寶與科技產品聯手……有了不拘一格的融合嘗試,才能找到設計與當代社會新的溝通方式。同時,也要突破藝術與技術以及手工設計與數字化、產業化之間的界限,給設計注入科技含量。善於藉助產業力量,讓大眾在更多樣化的中國風作品中感受設計之美。

客觀地説,中國風設計要想成為一種極具識別性的、廣泛認同的、真正融入人們生活的設計風格,還有一段路要走。除了需要在挖掘傳統上下功夫,還需要設計思維方法的訓練和設計教育體系的完善,系統提升設計師對東方設計美學與設計方法的認識,需要更多領域更多行業的合力推進。如此,才能讓中國風格、中國氣派得到更有力的彰顯和更廣泛的傳播。

作者為清華大學美術學院教授

編輯:李華山

2021年03月17日 08:34:56  清華新聞網

更多 ›圖説清華

最新更新